主页 > 美容护肤 > 明星美容 > 赴韩整形将可查医生资质

赴韩整形将可查医生资质

发布时间:2019-05-06 04:13   编辑:茜茜    点击:
昨日,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告诉记者,协会目前已与韩国韩中医疗友好协会达成一致,拟就韩国整形美容医生的资质建立一个相互认证的平台。中国的患者可以登录协会网站,就双方认证后的韩国医生的资质进行查询。 法制晚报讯(邹艳 侯懿芸)今年1月7日《法制晚报》

  昨日,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告诉记者,协会目前已与韩国韩中医疗友好协会达成一致,拟就韩国整形美容医生的资质建立一个相互认证的平台。中国的患者可以登录协会网站,就双方认证后的韩国医生的资质进行查询。

  法制晚报讯(邹艳 侯懿芸)今年1月7日《法制晚报》的《三名中国女孩的韩国整容噩梦》刊发以后,国内各大都进行了报道。昨天下午,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目前我国赴韩整形美容事故和纠纷的年增长率高达10%至15%。

 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告诉记者,协会目前已与韩国韩中医疗友好协会达成一致,拟就韩国整形美容医生的资质建立一个相互认证的平台。中国的患者可以登录协会网站,就双方认证后的韩国医生的资质进行查询。

  昨日,在卫计委主管的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召开的“赴韩整形失败案例”通报会上,8位者来到现场,声泪俱下地讲述了她们的。整容失败的8人分别了8家不同的韩国医院。她们统一穿着粉红色T恤,衣服上分别写着自己在韩国整形的机构名称以及造成的后果,其中6人为“毁容”,1人双颌无法咬合,1人无法正常吃饭。

  在述说自己的时,一名女子失声痛哭:“在韩国给我做双下颌整形手术的医生,竟然是一名牙科医生。我现在的样子根本没法见人。”

  其中靳魏坤、宓圆圆、陈怡丽是本报之前报道过的整形失败的女孩。三个女孩的被《法制晚报》报道之后,引起社会上的广泛关注,也引起了中韩双方高层领导对赴韩整容纠纷的重视。随后,一些医院主动联系本报记者希望对三个女孩进行救治,并约三个女孩进行了会诊,救治正在洽谈中。“发稿后,影响比较大,许多医院都提出对我们进行救助,韩国医院也主动联系了我们,态度比之前有所缓和。”靳魏坤告诉法晚记者。

  这三个女孩的并非个案,据行业相关专业机构统计,2014年我国赴韩做整形手术的有5.6万人,与赴韩整形人数飙升成正比的,是一起起失败案例和医疗纠纷。目前,我国赴韩整形美容事故和纠纷的发生率每年以10%至15%的比例在增加。

  昨日,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告诉记者,协会目前已与韩国韩中医疗友好协会达成一致,拟就韩国整形美容医生的资质建立一个相互认证的平台。中国的患者可以登录协会网站,就双方认证后的韩国医生的资质进行查询。

 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张斌介绍,主管部门和协会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,早在去年,协会代表团就两次赴首尔,与韩国韩中医疗友好协会就这一问题进行磋商,“韩方介绍,在韩国整形外科协会注册的正规医生只有1500人左右,但是韩国的美容外科医生至少有几万,这部分人群资质良莠不齐。”他表示,患者对韩国医院的医疗水平、医生的专业技术等都没有很好地了解,这也就造成了赴韩整形的失败。

  不仅如此,语言不通也是赴韩整形医疗事故频发的一个原因。同时,在赴韩整形的产业链中,中介机构是一个关键环节,“但多数中介处在法律的灰色地带,存在大量黑中介,对这些中介的监管,目前处于法律的真空状态”。

  昨日, 靳魏坤告诉记者,过段时间她们这群女孩打算一起去韩国,跟韩国和医院进行协商,希望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  张斌表示,针对这些赴韩整形失败的患者,协会拟在全国范围内按照区域设立指定的援助医院,对这些患者开展修复性的救助活动。同时,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也将联合行业内的律师事务所,对这些失败患者进行法律援助,帮助他们建立一个渠道,尽可能合理地。

  张斌强调:“目前赴韩整形的各个环节都存在巨大的风险,而在韩国的成本过高,赴韩国旅游医疗一定要慎重。”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